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关村企业新闻 >>
中关村企业新闻
百度42亿放弃外卖后:100家代理商亏2亿,“想死的心都有”
来源:创业邦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11 14:27:42  
点击次数:



农民徐文峰在他39岁的这一年,遭遇了一场几近毁灭性的“中年危机”。

今年3月,徐文峰抵押了老家唯一的房宅,又向亲戚借了钱,加盟百度外卖成为河南省某县的代理商。几个月的时间,赔进全部身家。消息在小县城不胫而走,他连门都不敢出,“抬不起头”。

与此同时,根据易观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市场分析报告,今年8月24日宣布合并的饿了么+百度外卖,市场交易份额总占比达48.8%,超过美团外卖的43.1%,位列市场第一。

11月27日,百度外卖代理商发表致全国工商联求助信,信中控诉,“为了在谈判时卖一个好的价格,百度外卖要求部分城市代理商通过各种方式在短时间内冲刺订单”,且在6月底与饿了么交易达成之后,“在未披露出售实情的情况下在全国疯狂招商”,致使全国超过100家代理商严重亏损,“累计亏损将近2亿元人民币”。

同时,信中表示,在代理商代表与百度集团数次沟通后,“得到的最终结果是感谢代理商的付出,但因为没有法律依据,所以代理商诉求不予理会”。

媒体报道,在求助信发出前几天的11月21日,饿了么及百度外卖的运营主体拉扎斯集团举行“未来物流”战略发布会,饿了么CEO张旭豪对百度外卖代理商亏损问题作出回应,“会全面地梳理和融合,最大的原则是公平和公正”。

搜狐财经了解,11月6日,50余名代理商曾赴百度总部大厦维权,百度副总裁王路与其进行对话。在代理商提供的现场录音文件中,搜狐财经注意到,一位代理商询问是不是“把百度(外卖)交给拉扎斯(饿了么运营主体)之后,所有代理商的问题由拉扎斯解决”,王路回答“是”。

对此,12月7日,搜狐财经联系到饿了么的公关人士,对方表示:“公司对这个事情没有回应,代理商和大百度的分歧我们不便发表意见。”

百度外卖在《“渠道合作商问题”相关情况说明》中称,百度外卖及饿了么相关部门,正在加班加点汇总、整理合作商们提出的各类问题,“会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公平公正地处理每一位合作商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我想死的心都有”

当初决定做百度外卖代理的时候,徐文峰把心一横:“拼一把!”

跟一些代理商数百万、上千万的亏损数额相比,徐文峰的亏损算不上多。从今年3月签约代理开始,算上5万元的保证金,徐文峰前后投入总共30万元左右。

但这30万元,是徐文峰的全部身家:家里唯一的房产——老家宅基地抵押贷款20万元,向亲戚借款5万元,再加上自己这些年打工攒下的积蓄。

今年39岁的徐文峰,在家中排行老四,上面父母80多岁,三个哥哥有的在老家务农,有的在外务工。19岁那年,徐文峰离开家乡来到北京打工,断断续续北漂了十来年。直到2015年初,为了照顾两个孩子,他才回到老家,和妻儿租住在县城,一边打零工,一边踅摸着做点什么生意。

“大儿子15岁,刚上初三,小女儿7岁,小学二年级。需要‘大钱’的时候还在后面呢!”徐文峰苦笑了一声,无精打采。

今年年初,徐文峰跟一位在美团做骑手的亲戚聊天,对方告诉他,外卖是一个“朝阳产业,可以考虑做”。当时县城上已经有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外卖入驻,徐文峰辗转找到百度外卖的招商电话,对方听他说明来意后告诉他,县城所属的市里已经有代理商,他需要从市里的代理商处加盟。

“本身就是农民,没有其他的生意做,冲着‘百度’二字才敢加盟。”徐文峰跟市里的代理商签了协议,交了5万元保证金,成为县城的代理商。

签约之后,徐文峰见到了百度外卖的城市经理。“当时他讲,你看这个外卖三者并立,如果你要想做超过人家,你得砸钱(做市场)。我问砸到什么程度,他说七、八、九月是旺季,砸到那个程度,之后你就可以赚钱了。”徐文峰回忆。

在小县城的人们眼里,徐文峰也算是一个“小老板”了。他干劲十足,发动身边的亲戚朋友,很快招来了15个骑手、一个站长、一个业务员,忙的时候还要加上5个兼职骑手,再加他和妻子,20几个人的小团队,买物料、做活动、搞推广,干得有模有样。

从4月份正式开站,到7月份,徐文峰从百度公司的统计数据上看到,当时县城的外卖市场份额占比为,“美团50%,百度外卖35%,饿了么15%”。

那一时期,外界盛传百度外卖将与顺丰展开合作,徐文峰盘算着,合作之后“物流配送我们能占很大优势”。他觉得“信心很大”,8月之后“生意就能赚钱了”。

8月24日,饿了么宣布合并百度外卖,合并完成后,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仍以独立的品牌和运营体系发展,百度外卖品牌保留18个月给饿了么使用。媒体报道,此次收购价格约42亿元。

消息传来,徐文峰措手不及。“百度外卖马上不存在了”的消息,被有心人迅速在县城的餐饮商户间传播开去,徐文峰接到好多商家打来的电话,他一遍一遍跟人解释:“没问题,我家是这里的,坑不了你们!”

单量还是直线下滑了,从8月份的平均每天400多单,到现在平均每天三五十单。

徐文峰找到市里的代理商,对方表示自己也亏损近200万,“你跟我去北京维权,北京(百度总部)退我钱,我就退你钱”。

家人责怪,外人冷语,为了维权又不敢贸然停下外卖生意,眼看着钱还在一天天地往里亏,20万的抵押贷款每天都在产生利息,徐文峰39年的人生从来没有如此艰难。

“当初你们让我砸钱打市场,一个老百姓,30万,你让我从何翻身啊?!”徐文峰黯哑的嗓音里带着些哭腔,“什么都没了,说句实话,想死的心都有。”

“总部指令只一个:抢市占、冲单量”

百度外卖河北某市的代理商李欣,从2016年9月签约至今,已亏损120多万。李欣很庆幸自己“醒悟得早”,否则亏损数额绝不会只有这些。

做外卖生意最初是李欣弟弟的提议:“他有个朋友做的美团(外卖),做得还不错。”

李欣家里还做着别的生意,因为对外卖市场不太了解,对于这件事也算是谨慎。签约之前,李欣特意去了一趟北京百度外卖总部,跟时任百度外卖副总裁、负责百度外卖渠道业务的陈锦晖聊了一个多小时。

“陈总当时的承诺是,我们只需要把办公室和人员找好,然后直接做业务就行。会有城市经理培训指导,市场补贴和推广的费用,都会有百度外卖承担。”李欣一想,自家原本就有管理经验,在河北当地也有一些资源,“做这块没多大问题”,双方很快签订了协议。

后来李欣跟其他代理商聊起来,才知道那会儿百度外卖已经基本没有什么补贴了。

百度外卖2014年5月上线,也曾是百度集团的“宠儿”。

彼时饿了么和美团外卖正在高校市场酣战,百度外卖则另辟蹊径主攻白领市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迅速与饿了么、美团外卖形成三足鼎立之势。2015年7月,百度宣布3年砸200亿做O2O。随后,百度外卖正式拆分独立发展。看上去,前途一片大好。

然而不到一年的时间,2016年6月,李彦宏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对O2O业务的成绩“不能说完全满意”,“如果真的做不过,就不做”。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百度外卖大幅度降低补贴。

广东某市的代理商刘宇从2015年4月签约代理百度外卖。在刘宇印象中,“补贴最疯狂的时候(比例)达到1:3”,补贴率超过30%。但到2016年8月的时候,补贴率忽然下降到1:8,即12.5%。

“感觉趋势不对了。”刘宇说。

李欣从2016年10月下旬正式开站,11月中下旬的时候补贴率大约有5%。但此后的三个月,市场补贴下跌到百分之零点几,之后就再没有补贴了。

江西某市的一位代理商从2016年11月签约百度外卖,至今已亏损300万。

“签合同前说补贴能达到营业额的12%,合同签订后后说政策调整到2.5%,实际给的才1%。”该代理商表示,“今年8月公布收购消息后,城市经理还一直对我们说这是个利好,让我们加大投入。8月我们光市场补贴就贴了26万多,城市经理说我们能拿到20多万的市场激励,等10月份市场激励到手,实际才2万。”

相比市场补贴的缩水,更让李欣困惑的是:“自从接了百度(外卖)以后,总部所有的指示就只有一个,不顾一切抢市占(市场占有率)、冲单量,但就是不提让你盈利的事。”

刘宇则在2016年底明显感觉,总部的政策越来越模糊,甚至没有政策。“只会给你下KPI,我要新用户,我要市场份额,但他不会像以前一样告诉你,这个季度我们应该怎么去做,我们的思路是什么。”刘宇表示。

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国内外卖市场整体交易额达1761.5亿元,较2015年增长361%,饿了么占整体市场份额的34.6%,美团外卖、百度外卖分别以33.6%、18.5%的份额位居第二和第三。

订单越多,亏损越厉害。李欣问城市经理,对方回答,你还得往上冲单量。李欣愈发觉得,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2017年春节之后,李欣开始着手调整此前总部给的方案,包括用户补贴、配送费优惠、人员储备、薪资结构等一系列全由代理商买单的政策措施,这才慢慢止住巨大的亏损漏洞。

被收购后,仍“大范围招商”

在前述百度副总裁王路与代理商的对话录音中,搜狐财经注意到,王路对代理商表示,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完成交割是在“6月30日之前”,早于官方宣布的日期近两个月。

 

多位代理商告诉搜狐财经,6月30日之后,百度外卖仍“在全国大范围招商”,许多新代理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

广西某市的代理商赵泽明今年7月底与百度外卖签订代理协议:“总部要求我们以最快速度配齐所有岗位工作人员和办公设备、服装、宣传广告物料等,并要求签约商户数量在15天内必须达到150家以上才能开站。开站前后按总部要求做了大量的宣传、地推活动,同时线上做大满减、半价优惠活动,这些都是代理商自行承担。”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媒体报道百度外卖被收购的消息,赵泽明的订单量直线下滑,许多商户表示“百度(外卖)已经卖了”,不愿意再继续合作。目前赵泽明的亏损已近50万元,亏损额还在不断上升。

西南某地区的代理商唐娅涵今年8月中旬与百度外卖签约,该地区与她同一批签约的代理商还有5人,她见过其中2人,知道有人代理了两个城市。

“8月初我看到的招商网页,反正全国各地都在招商。”唐娅涵说。8月底得知收购消息的时候,她已经签完了商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唐娅涵给搜狐财经算了一笔账:“假如顾客点一个20元的餐,商家做个满20减15的活动,其中我们补贴5元,最后顾客实付5元。这5元我们哪怕提成20%,也只有1块钱,这一单我们要亏4块。但百度外卖要从我们提成的1块钱里抽佣10%,我还要给它开这1块钱的增值税专票。”

10月份,唐娅涵月底系统账号上的余额为负3000元,但“我还得给他们(百度外卖)开两万块的发票”。目前,不算保证金,唐娅涵已亏损30余万元。

李欣告诉搜狐财经,百度外卖对代理商的抽佣,第一年是10%,第二年是20%。

一位7月份签约,不愿透露地区的代理商表示,自己不堪几十万的亏损,已于11月初申请关站,但截至搜狐财经发稿前,仍未收到近20万元的保证金。

另一位今年6月份开站运营的内蒙代理商余飞告诉搜狐财经,“城市经理不让我们参与维权,说参与维权的代理商保证金不给退了”。目前余飞已亏损近百万元。

“总部要求我们前期三个月要进行大力度的投入,三个月至少投入16万的运营费用进行补贴和宣传。”运营一个多月后,余飞从竞争对手和一些舆论消息中听到收购的风声,去询问城市经理,“给的反馈是不可能,并且让我们继续加大投入,态度特别蛮横,不由分说也不让质疑。”

“你不要脸,我还要为员工生计负责”

刘宇和他的合伙人总计已经投入600多万元,他个人亏损300多万元。在维权的代理商中,今年37岁的刘宇是比较理性和冷静的一位。

300万对刘宇来说不算一个小数目,但相对于失去的金钱,他更愧疚于失去的时间。

在代理百度外卖之前,刘宇原本在做别的生意,妻子女儿在北京,他在广东。那时候虽然也是两地跑,但没那么忙,大部分时间他可以在北京照顾家庭。

代理百度外卖的这两年半时间,刘宇放弃了之前的生意,把几乎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进来。原本答应女儿每个月回京一次,但事实上,一家人三四个月才能见上一面,还常常是妻儿到广东看他。

“女儿跟我都不亲了。”女儿今年5岁,他错过了孩子很多的成长。

用两年多的时间做这件得不偿失的事,其间唯一让刘宇感到些许安慰的是,自己解决了当地很多人的就业,“相当于做了一点善事”。


11月6日,50余名代理商赴百度集团总部大厦维权(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对于百度外卖代理商的集体维权,刘宇分析,诉求无非有三种:“第一种是,希望谈一个好的政策和好的合作框架,继续往下做;第二种,我不想干了,那你能不能给一个合理的退出机制,相对平静和完善地解决这件事情;第三种,你百度(外卖)卖了42亿,这些市场份额里有多少是代理商的付出,占多少价值,总得有个说法,不能说你卖了跟我没关系。”

李欣和其他一些代理商聘请了律师团队,打算走法律途径。但刘宇对比并不十分乐观,虽然律师提出了一些可以去打的点,比如霸王条款、未经代理商许可私自同步商户数据等,但就合约层面来说,合约本身不足以支撑代理商的很多诉求。

而对于像徐文峰那样根本没有与百度外卖直接签约的代理商来说,处境更是尴尬。徐文峰加入了一个300多人的维权群,在群里问了问,跟他一样的情况的人有,但不多。他私下找律师看过自己和市里代理商签的协议,对方告诉他,上面没有百度外卖的公章,“废纸一张”。

群里一位领头的代理商向徐文峰建议,为维权保险起见,最好不要关站,“赔钱也得做,有多少单送多少单”。

徐文峰一方面寄希望于大代理商们维权成功,自己也能“分点汤”;另一方面又感到无计可施,只能跟市里的代理商闹。

止损、善后,是现在更多代理商在做的事情。

徐文峰还剩下三个骑手和一个业务员,工资照常发。他觉得,作为老板,他不能赶员工走,也不能亏待他们。

唐娅涵准备从12月4日开始做完最后一周的活动,就申请关站。活动是之前就跟商户谈好的,商户已经批量进购了食品,宣传物料也已备好。90后的唐娅涵觉得,即便会增加亏损,自己也必须信守诺言。

刘宇算着广东自己代理的两座城市还剩下不到100名骑士,他计划跟美团、顺丰等供应商谈一谈,看能不能把这些人妥善安置:“别人跟着你干了一两年,你不能不为他们的生计负责,是吧?”

“你(百度)不要脸,我还要脸。”他说。

之后,刘宇打算把能打包的业务打包出去,只留下必要的人员维持基本运营,哪怕继续亏钱,也要保留代理商的身份,“名正言顺”地申诉。

“即便明知不可为,我也要去争取一下。我不希望助长(百度)这种行为,太野蛮了,明目张胆地‘打劫’。哪怕这次维权没有任何结果,我也要让更多人看到这种大公司的面目。”刘宇说。

12月8日,百度外卖方面向搜狐财经发来一份《“渠道合作商问题”相关情况说明》。声明称,对于主动提出结束合作关系的合作商,百度外卖会按照相关协议约定和业务流程,及时返还其“运营保证金”和“质量保证金”。

“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和自责。”百度外卖称,其与饿了么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始终在加班加点汇总、整理合作商们提出的各类问题,“一定会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公平公正地处理每一位合作商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声明还称,希望百度外卖的合作商,能够理性表达自身诉求。

扫描二维码,进中关村投融资网公众号,看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独家新闻

扫描二维码,进中关村投融资网,看国内外投融资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中关村企业新闻
媒体合作机构
业界合作机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