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人物 >>
行业人物
深创投总裁孙东升为山东混改“支招”:国资监管制度要有实质性突破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11 13:44:52  
点击次数:

“在引入外部股东或者民营股东进行混改的同时,更关键的在于突破,国资监管的制度做一些突破,才能真正发挥混改的作用。当然,还包括建立现代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这是逐步完善的一个过程,国企改革未来有很大空间。”在近期举行的山东省属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资本对接会上,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深创投”)总裁孙东升表示。


深创投总裁 孙东升

市场化运作

结合自己所亲历的国企混改经历,孙东升在济南分享了一些经验。

谈到混改,孙东升说,深创投成立之初,深圳市委、市政府给了一个非常市场化的政策,当时给了三句话“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按经济规律办事;向国际惯例靠拢”。还有“立足深圳,面向全国”“不塞项目、不塞人”,是完全市场化运作,深创投在这样的经营理念下获得了发展。

深创投是深圳市政府1999年出资并引导社会资本出资设立的,专业从事创业投资,目前注册资本42亿元,管理各类基金总规模约2947.1亿元。

在发展过程中,深创投曾引入了新的股东,“通过引进3个民营股东,我们想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改善法人治理结构,这可能是通过混改之后达到的诉求,当然不是简单地讲现代企业制度,还包括治理结构。”孙东升说。

他表示,虽然3个民营股东持股比例没有达到很高,第二大股东持股17%左右,但是把两个副董事长席位留给两个民营股东。“有了这个基础,引入市场化的运营机制。”

根据深创投官网,截至今年8月底,其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位居国内创投行业第一位,已投资项目910个,累计投资金额约392亿元,其中140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

多方面突破

孙东升主要谈到了深创投的发展过程中在决策机制、退出机制、激励政策等方面的突破。

“投资以什么价格来投资,是要评估的,但是做创投不是评估出来的,是按市盈率,如果是早期项目,没有利润,完全是谈判的结果,那这样的定价依据怎么来?那要通过国资监管的制度。那么,在这个时点上,深圳市国资委就说,就按行业规律去办,不用评估。”孙东升说。

此外,深圳市国资委和深创投在投资决策权限上进行了划定。孙东升说,我们采用分级决策。现在1亿元以内的投资,我们集团投委会就可以决策,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5%的项目报股东会,“在投资上突破了一些投资监管的困难。”

除了灵活的决策机制,在深创投起步之时,在激励约束上也做了很大突破。

“现在国内股权投资行业,私募基金行业很热,薪酬是国企很难想象的,你怎么样留住人才?”孙东升说,深创投早期成立的时候,给了“8+2”的激励政策,每年利润总额的8%作为全体员工年度奖,然后2%就给小团队———具体做了哪个项目,净收益2%奖励这个小团队,“这个8+2,我们研究了十几年。”

不过,到2016年时,“8+2”的机制也相对落后。按照国际惯例,私募基金行业实行的是收取基金规模2%的管理费,如果基金赚了钱,再收20%的收益分成。深创投“8+2”的机制,相对于20%来讲,还是有差距。

深创投对薪酬激励再度进行了调整。孙东升说,后来深创投将“8+2”改成“10+4”,“全体员工奖金从8个点又加了两个点,小团队翻了一番。10个点是净利润,深创投去年的净利润是14亿元,这一块我们全体员工就是1.4亿元。这样的薪酬激励机制的突破,区别于其他国企,深圳市国资委还是做了突破。”

在激励的同时还有约束。“我们团队每年投资数十个项目,我们高管每个项目要至少跟投1万元,一年下来自己掏钱就要数十万元,把员工的利益和集团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作为一个约束机制。当然,项目亏了之后要罚2%,奖励则是4%。”孙东升说。

他同时强调,对投资失败的宽容。“做创投的,大家基本都在讲成功案例。我们讲,非道德因素导致的失败,界定为中性,不予追究。”

引入商业化基金

此外还有项目退出上的突破。孙东升说,“退出也是国资监管要求非常高的,招拍挂这个形式是必须的。上市募集的股权是在公开市场,对于非上市股权的退出,大批的通过股权转让、并购方式,那些价格都是谈判出来的。那么,怎么规避挂牌的问题?深圳市国资委做了两个突破。”

他说,第一,在投资的时候我们是有保底的。“退出要回购,我们约定回购的利率。如果是在投资的时候,有这个协议约定,那就可以不用招拍挂了,按投资协议约定退出就可以。”

另外是整体并购,“整体卖给别人了,大股东都卖了,我们以同样的价格去卖,那样也没有必要招拍挂。”孙东升说,所以,这两个情况下可以规避招拍挂。但是其他的还是必须走招拍挂的程序。

在孙东升看来,在引入外部股东或者民营股东进行混改的同时,更关键的在于突破,国资监管的制度做一些突破。当然,还包括建立现代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

“现在进行混改可能也面临一些困难。”孙东升认为,“怎么样给民营企业家信心,怎么样参与国企混改,需要政府拿出真心、诚心来关心。第二,拿出优质资产,引进市场化机制,这样才更有吸引力。第三,引入一些商业化基金,类金融机构的基金也是可以参与的。”

扫描二维码,进中关村投融资网公众号,看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独家新闻

扫描二维码,进中关村投融资网,看国内外投融资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行业人物
媒体合作机构
业界合作机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