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协会新闻 >> 会长近闻 >>
会长近闻
盛希泰:科创板既不能越俎代庖杞人忧天,也不能矫枉过正
来源:洪泰family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17 14:31:44  
点击次数:

1月16日,由新浪财经主办的“资本市场新时代——科创板研讨会”在京举行,会上由洪泰资本控股任唯一评审合作伙伴的“科创板潜力企业百强”榜单正式发布。

作为主评审嘉宾,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洪泰资本控股董事长盛希泰先生受邀发表“科创板将重构中国资本市场”主题演讲。泰哥表示,中国资本市场错过了整整一代互联网,是A股的遗憾,而科创板就肩负着重塑中国经济的重任。搞好科创板必须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交易量是中心,融资和财富效应是两个基本点。泰哥强调,这有两个前提,第一,充分的信息披露;第二,对造假的发行人主体(即上市公司)严刑峻法。

泰哥表示,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伟大的经济体,不可能有伟大的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和经济总量、经济发展程度一定是正相关的关系。有从顶层开始的制度设计及上海市相关方面的全力支持,科创板大有希望。但对科创板的制度设计还要深入研究。比如入市门槛,新三板如今的现状就在于500万的门槛太高,造成新三板市场缺乏交易量。另外,一些市值数百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美元的巨无霸是否适合科创板值得深入研讨。要充分考虑科创板的市场容量,既不能越俎代庖免责思维,又不能矫枉过正。

洪泰并购基金董事总经理、财经作家班妮女士受邀担任研讨会主持人,围绕“科创板推出将为资本市场带来哪些影响”话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


2019年,作为证监会的首位重点工作、上交所的1号工程,科创板必将成为资本市场改革的急先锋


针对这一万众瞩目的上市试点方案,投行人士、科创企业、学者们有关科创板的讨论与畅想层出不穷,比如:试点方案需平衡好多方面关系,如何同步匹配新增资金与试点进展?如何更加完善投融资的互相适应?如何平衡公司新老股东的利益均衡?上市企业标准如何圈定?普通投资者该如何参与?……这些细化问题值得每一位思索与辩解。

基于此背景,新浪财经举办了“资本市场新时代—科创板研讨会”,邀请了近百位投资大咖、券商专家、资深学者、科创前沿企业代表等人士参会,深入探讨科创的未来发展趋势,并为科创板制度建设、企业上市准备献言献策。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原来在资本市场做了将近20年,作为证券公司的总裁、董事长做了十几年。最近这五六年做投资。经历了买方和卖方两个市场,也经历了后端和前端的跨越,今天的话题跟科创板相关。这其实和我个人的经历也有关系。当时我离开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回顾一下我当时为什么离开?我当时觉得自己犹如困兽。90年代初我从学校毕业到证券市场、资本市场,我觉得我进入了一个最牛的行业,因为资本市场应该是最有前瞻性、最市场化、最面向未来的一个行业,我觉得特别骄傲,那时觉得自己走在世界的最前沿。N多年以后,我突然发现我离这个世界的前沿离得很远。中国A股市场几乎整个跟互联网世界绝缘,完全是不同的圈子。很多语言我听不懂,BAT平时都没有打交道。而我个人的圈子又比较发散,大部分圈子都是在证券行业以外,我三分之一时间是在证券行业以外交友,有很多朋友,语言体系对我太刺激、太冲击了。


想一想我当时离开的一个最大动力就是这个原因。我离开之后,我用了好多年之后,恶补各行业的知识。我当时很痛苦,这个圈子我不熟悉,不仅说我从资本市场、从后期企业的服务,到面向早期、创业期企业的服务,这个语言体系差别很大,不仅是这个跨越,关键是A股市场的语言世界跟互联网世界没有搭界。尽管最近的五六年,中国A股通过借壳的方式,有一些企业在A股上市了,但我认为借壳不是走正门登大雅之堂,正门仍然没有向互联网企业打开。


除了这个跨越之外,资本市场服务的是一个企业成长的后期,投资的卖方,后期和早期差别真的很大,逻辑真的不一样,天使、VC、PE、并购、母基金,各自的逻辑都不一样。中国投资界有条鄙视链条,早期投资和后期投资相互鄙视,做后期的人觉得早期这帮人就看什么流,就看什么量,什么都没有,几亿美金就敢投。做早期的人觉得PE和并购特别没劲,没啥水平,就是看报表,看市盈率,离开报表不会走路,离了葫芦不会画瓢,相互鄙视,这帮人没劲、没水平。后来洪泰做了早期和后期,发现相互借鉴非常有好处,相互打通非常有好处。这是一个很大的跨越


我曾说过“中国资本市场错过了整整一代互联网,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大遗憾”。过去20年中国经济最伟大的代表是什么?是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真正走向世界。可这么多伟大的企业却跟A股完全绝缘,中国老百姓无缘享受这种红利。特别是2014年9月阿里在美国上市,刺激了所有人。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经济总量一定是资本市场的基础,换言之,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伟大的经济体,不可能有伟大的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和经济总量、经济发展程度一定是正相关,百分之百正相关,所以华尔街必须在美国,华尔街必须在纽约,不可能在非洲。2010年我们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2014年我们的A股总市值加港股超过日本。很可惜去年8月份,我们一度被日本超越,这说明什么?我们GDP到现在是日本的2.5倍,但去年8月份资本市场总市值却被日本反超,当然现在又回来了,但差得也很有限。


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新加坡交易所曾经风光无限,说终于有一天我们要超越香港,要做亚洲仅次于日本的金融市场。当时中国任何研讨会、任何场合,一定有新加坡交易所的代表待为上宾。但现在,这帮人早就销声匿迹了,为什么?新加坡交易所耽误了一帮中国企业的发展。不是有意识地耽误,没办法。靠ADR、CDR根本撑不起一个资本市场,新加坡市场太小,怎么撑得起资本市场?香港金融市场今天如此发达,是因为背靠中国这个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所以,2014年9月份,阿里上市刺激了上上下下,才有了当时所谓的深交所的网络板和上交所的战略新兴板,但很可惜2015年6月的股灾,把本来打算推出的板块一夜打回解放前,推迟到今天,终于推出科创板,推迟了3、4年时间,而3、4年有很大的战略机遇期。


如果我们的A股市场错过了这批互联网企业,意味着什么?不是错过这些企业这么简单,而是需要再等5到10年的光阴,因为这批企业成长起来不止需要5到10年,错失这批企业,需要再等5到10年才有新的一批企业诞生


过去这么多年,中国证监会、中国的监管部门做了很多尝试和努力,对于创业的支持,对于中小企业的支持,对于如何想要跟互联网接轨,对于如何想推出注册制,有很多努力。比如2004年中小板、2009年推出创业板,诞生了很多不错的企业。但中小板、创业板为什么没起到更大的作用?


2017年上半年有N多的A股企业,2、3千万税后利润,3、4千万税后利润以下就上市了,这样的企业上市之后基本是壳,价值在哪?为什么它们能上市?小米、美团却不能上市呢?


新三板不用说,过去3年是非常好的机会,原本机遇很好,但新三板却没发展起来。是不是我们要放开注册制就不行呢?这其中首先监管思维要改变,不要越俎代庖、杞人忧天


相反,放开还会有好处,促进交易所的竞争。放开上市公司自主选择赴沪深两市上市,两个交易所竞争才会发展的更好


说到科创板,我的观点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资本市场也是市场。市场就需要买卖,市场的核心是流动性。这是中心。没有流动性这个市场一定是不活跃的。新三板的问题就出在流动性,500万的门槛怎么来的?为什么不是50万?据统计,中国资本市场的非机构投资者,持仓市值在500万以下的人群占比在90%以上,所以定500万的门槛怎么会有流动性?从这个角度说,科创板的门槛应该定在哪?据说是50万,合不合适?需要研究。研究的标准就是流动性,要让市场有流动性才行。

还有“做市商制度”,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中国目前只有集合竞价制度最适合。


两个基本点,是搞钱,也就是融资;另一个是财富效应。有人说中国A股市场是圈钱市场。如果市场不能“圈钱”,也就是融资,那市场是用来干什么的?问题的关键在于,谁来融资,怎么融资?让应该融资的人来融资,而不是一帮造假者来圈钱。很简单,新三板不能融资,所以大家就不来了。


第二,财富效应


上市公司股价是人类社会最伟大的泡沫,上市公司的股价是什么?利润乘以市盈率,市盈率十倍就是十倍泡沫,市盈率一百倍就是一百倍泡沫,但是大家很享受它,因为它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和进步。话又说回来,最近全球股市的下跌,意味着整体的泡沫水平会降低,整体的市盈率会降下来,这也是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所以,财富效应是必然的,没有财富效应,市场也没有吸引力。


最后,说说注册制


我们首先要转变思维,不要杞人忧天,注册制就两条,第一,充分的信息披露;第二,严刑峻法。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对谁严刑峻法?不是首先对中介机构,而是对发行人主体,即对上市公司本身严刑峻法。这两条特别特别重要,没有这两条,注册制搞不好。严刑峻法,一定要罚得你倾家荡产,罚的你根本不再有任何机会。而不能是出来后依然身家好几亿。不仅是限制你消费那么简单,就是你真的得怕,千万别造假,造假一定得完蛋。


为什么对发行人严刑峻法呢?发行人是主体,你理解是上市公司就可以了。上市公司本身如果真想造假,中介机构一点办法都没有。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同样没有办法。为什么?这么多券商的恶性竞争,多少人来抢着做业务,你进来挑我毛病,马上让你走人,因为门口有很多证券公司等着。所以,中介机构只能假设这个准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提供的东西是真的,没这个假设没饭吃。很多人说对于造假,要严厉处罚中介机构,中介机构真的是皮毛。从另外一个天理来讲叫冤有头、债有主,谁的利益最大,谁造假的冲动就最大。毫无疑问。所以,严刑峻法是对发行人主体严刑峻法非常非常重要。


充分信息披露,全世界所有的成熟资本市场都有一条要求,就是“充分信息披露”。中国14亿人口谁在炒股票?一定是少数人。不需要越俎代庖。只需要严刑峻法逼着所有的企业充分信息披露,把自己彻底露出来。


只要有这两条,注册制必然会成功。


最后,对科创板的制度设计还要深入研究。比如一些市值数百亿美元甚至上千亿美元的巨无霸是否适合科创板值得深入研讨,要充分考虑科创板的市场容量。既不能越俎代庖免责思维,又不能矫枉过正。中国资本市场需要大智慧,需要大开大合的改革发展。


扫描二维码,进中关村投融资网公众号,看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独家新闻

扫描二维码,进中关村投融资网,看国内外投融资最新新闻

相关新闻
会长近闻
媒体合作机构
业界合作机构
友情链接